原创 排协对女排戴口罩比赛的责任半推半揽,胡锡进说得圆满:对女排的选择应予尊重

原创 排协对女排戴口罩比赛的责任半推半揽,胡锡进说得圆满:对女排的选择应予尊重

原标题:排协对女排戴口罩比赛的责任半推半揽,胡锡进说得圆满:对女排的选择应予尊重

在8月25日的女排亚洲杯小组赛上,中国女排(二队)在对伊朗队的比赛中,第一局,她们戴着口罩比赛,在输掉第一局后,第二局她们摘掉了口罩,终于反败为胜。

但在世界大赛上戴口罩比赛一事,显然引发了争议。对此,中国排协也很快进行了回应:

排协称:“此事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担心,我们对大家对女排的关心深表感谢,对我们工作不够细致给大家带来的困扰诚恳道歉”。

排协如此解释第一回合戴口罩比赛的详细原因:

“比赛之前,队伍了解到参赛队伍中已有运动员感染情况,且我们个别运动员也有症状,为了防范疫情传播风险,队伍从保护运动员健康出发,要求运动员进入比赛场馆时要统一佩戴口罩”。

“因组委会未对运动员上场比赛是否佩戴口罩做出明确规定,我们运动员为了保护自己,比赛开始后佩戴口罩上场比赛。由于我们临场经验不足,没及时提醒上场运动员摘掉口罩,因此第一局我们运动员均佩戴口罩上场比赛。第一局后半程,意识到戴口罩打球对运动员健康不利后,队伍及时进行了提醒,我们运动员摘掉口罩完成了后面的比赛”。

……

首先,我们从中能看出,排协在这份声明中,还是先进行了道歉,并称“我们的工作做得不细”——在这一点上,显然排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,并揽下了这一责任。

其次,在排协的详细说明中,却又能看出,其将责任也仍是主要推给了女排的姑娘们——排协称:“运动员为了保护自己,比赛开始后佩戴口罩上场比赛”,这显然是说:第一局比赛戴着口罩,是女排姑娘们自己的选择!

然后,排协才称“没及时提醒上场运动员摘掉口罩”;“第一局后半程,意识到戴口罩打球对运动员健康不利后,队伍及时进行了提醒”——这样说,显然想表明女排教练组的责任,只是没有及时提醒,且他们并非不懂运动健康和安全知识,而是在第一局后半程就“意识到戴口罩比赛对健康不利”,由此,也就把外界主要对这一点的批评,给轻轻地挡在了外面。

而一向碰到各类热点都能抡圆了指点江山的胡锡进,也对此事发表了长篇大论,且其一如既往地说得“非常圆满”:

胡锡进称“……我看到网上有很多骂女排戴口罩比赛的声音,说实话,我也感到挺奇怪的,不明白戴口罩比赛是为什么,首先感观就不好”。

“然而经验告诉我,这应该是现场具体原因促成的……因为女排之前与三支球队的小组赛都没有戴口罩,与伊朗这场后三局也没有戴,所以她们在第一局戴口罩比赛肯定不是为了做给国内看的”。

“……我不支持对女排这样做进行上纲上线的粗暴猜测。我认为,中国女排和整个中国体育界都不缺乏基本的清醒和理性,我们不妨信任她们,对她们的临场选择和表现给予尊重……。

……

其实,纵观网上对此事的评论,人们基本上还是针对对“女排应考虑比赛健康安全“而发言,像胡锡进这样嗅觉过于灵敏者,却几乎鲜见——所以,尽管胡锡进说得还是如此地圆满,但其实他是有点过虑了,或者说他的嗅觉太过敏感了。

就事论事最好,回到此事的本身,显然,一是因为国外疫情防护的不同等原因,中国女排希望保护自己的出发点,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。

这显然也是有前车之鉴的:中国男排6月17日参加在菲律宾举办的世界男排联赛,因多人检测呈阳性,无法按规定凑齐至少6名运动员上场,因此,被判对阵法国队的比赛视为弃权0:3告负。

所以,女排姑娘们想通过佩戴口罩,避免再次出现男排那种无法上场的情形,仍是值得理解的。

再者,在比赛中还要戴着口罩,毋庸置疑是不恰当的做法——这对运动员的健康和安全不利。

虽然像胡锡进也指出,此前也曾有别国女排比赛时选手佩戴口罩,但那确实只是个案;相对于怕被感染,而比赛中戴口罩的安全性,哪个更重要,哪个是更优选择?或许大家会有基本相同的答案吧?

最后,即便如排协所言:确实这是女排姑娘们自作主张,在上场后仍戴着口罩进行比赛,但主要责任,仍应归咎于球队的管理者!——假如你们不允许,或者说不去规范和改正,管理者就更有责任,因此,戴口罩参加比赛的主要责任,仍明显须由女排管理者们来承担才对。【原创评论:瑜说还休】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